我的认知来自于那一轮投资的成功对我影响重大,我也更熟悉那段重大时期的环境,这也是我个人的感知和认知。不一定完全正确,但我相信值得参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