市场监督管理局还是坚持让冯先生走诉讼程序。没办法,冯先生只能按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意见来到了法院。

冯黎明的妻子告诉记者:“税异常,好像有三百多万吧。他一个人挣钱,我带孩子。一直不能证明你的清白。他父母也有脑溢血,也不敢给他们说这方面说太多。”